如何心安理得混日子?90后废柴观

发布于 2017-11-24  3.92k 次阅读



原文出自今日头条,ONE一个。阅读原文
本文有感而发,或有删减。

“废柴”

“废柴”一词是我们用来自嘲和相互解嘲的。

“我就想当个混吃等死的废柴,不行吗?”

佳琦,29岁,现居广州。单身宅男。
“高考后,人生就没有激情了”

“我没有谈过女朋友,生活只要有AKB48和PS4就足够了。”



“一个月到手只有4000块钱。我花1500租了个小单间,每天叫生煎外卖,剩下的时间抱着电脑和游戏机,根本不用花钱。一个月还能剩下500块钱。这是母胎单身的福利。”

“别说生小孩了,我在现实生活中见到女孩子都不敢搭话。我不觉得当一个废柴宅男有什么不好,我想连续打20个小时的PS4,就打上20个小时。我乐意当个宅男十年二十年,到死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情。”

“我知道你会想问,难道就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吗?答案是没有。我没什么理想。”

“或许你会觉得我自暴自弃,那也无所谓,因为没有什么比自暴自弃更舒服的了。”

小强,29岁,现居上海。小富二代。
“我有钱,要什么理想”



“我经常被一些无聊人士指责不务正业,没什么理想 —— 我最烦这个傻逼问题了,我有钱,我要什么理想。”

“其实我还是有点梦想的,开开蛋糕店,服装店,红酒庄,吃吃喝喝,顺便把钱给赚了。但我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。”

“有时候我觉得,我连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,那我不如醉生梦死,当一个不争气但快乐的儿子。”

陈莱,26岁,现居上海。硕士学位。
“我就想当个猪精女孩,不行吗?”

她是独生女,有六个家长忙着宠溺她。穷极无聊的时候,她就换个男朋友,每天打八小时王者荣耀。她说不清自己想要什么。



“在伯克利读研究生时,周围的女孩个个都无敌 Ambitious,一副迫切地想在上流社会立足而欲求不满的脸,我很反感。”

“当时我就想,天哪噜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我就是不上进、不积极、不想出人头地,不行吗?我就想找个人养我不行吗?谁规定书读越多野心就应该越大?”

刘贺,28岁,现居北京。野生编剧。
“我怕最后是一坨狗屎”

刘贺有一个文学梦,跟帝都传说中的20万野生编剧一样,他也梦想着自己的剧本有朝一日可以在院线上映,挣大钱,叫好又叫座。不过至今他的电影剧本只写了 8 页。这是他“工作”一年的成果。



“我现在靠收房租过活。那套房子是家里给我当婚房的。我那时候的女朋友在电影学院读书,兼两份工作,还抽空写了个剧本卖了版权。(说实话我看不起她写的东西)”

“她可能忍了我很久吧,最终忍受不了,成了前女友。”

“分手之后,她于心不忍,想给我介绍工作,被我拒绝了。后来又给我打了五万块钱。我倒是没有拒绝这些钱。我跟她说,就当作投资吧,等以后剧本大卖,我会成倍回报她的。”

“我们的问题并不在于我穷,而在于,除了写剧本,我对生活琐碎毫无热情。也有好处:毫无热情的生活,不用花什么钱。”

“其实我是清楚自己状态的:我无所事事地度过一天又一天,是因为这件事太重大了,我害怕把事情搞砸。我害怕自己写出来的东西,最终都是一坨屎。”

废柴了,还焦虑吗?

因为生活的压力,我们常常会羡慕那些“废柴青年”。他们看上去没心没肺,也无需承担什么责任。

但后来你会发现,你可能并不想过那样的生活。他们洒脱的背后,藏匿着他们的焦虑。

佳琦还活在高考打击的余震下;
小强背后有富爸爸的阴影,很难超越他证明自己;
陈莱厌恶竞争,不想成为“中产阶级 Bitch”,但依附他人的做法又让她走到了自己的反面;
刘贺,你能明显感觉到,他其实焦虑得快把自己烧焦了……

他们混着日子,但并不心安理得。他们看上去随心所欲,实际上可能在逃避什么。他们可能不操心秃头的命运,但还是逃不过焦虑的折磨。

到头来,其实我们什么都逃避不了。生活总是扑面而来。我们总得迎难而上。

你呢?你想过一种废柴的生活吗?或者既不废柴又不焦虑的生活?那是什么样的呢?

博主阅后感

关于我自己,自己现在的生活就有点像文章开头的 佳琦 那样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就做起了个宅男。
泡贴吧、泡论坛,就是不泡妹。
下班就是如此循环,要么看看动漫,要么打打游戏。

我也觉得自己很多事情是三分钟热度,没有热情。

关于泡妹子的技能也越是倒退和生疏了……

愈是如此,久了以后倒是会让我觉得,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自己总是在逃避。

总得尝试着去改变些什么,不能总是这样废柴下去。

你呢?


公交车司机终于在众人的指责中将座位让给了老太太